永远爬墙中

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产可口文

【一八】【abo】齐八爷的装b历程(一)

abo设定,吃粮多日的我终于忍不出开始产粮了

我坚信一八大旗会挺立到最后的!!!

原剧设定有,私设有,abo设定!

时间线从八爷和佛爷刚认识开始,应该是个中篇不定~

所以该有的我们都会有~~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毫无疑问,齐铁嘴是个Omega。

  他们齐家几代单传,虽说没有英勇的Alpha吧,但好歹也都是Beta。

  不知是怎么,到了齐铁嘴这里偏偏成了个Omega。

  不用等到一定年龄性别特征显露,齐铁嘴出生那天他爷爷掐指一算便知道了。这是命,逃不了,躲不开。

  还好老齐家提前求得了秘方,对Omega的发情期有一定的抑制作用,就是这药要一直喝。中药,性温和,不至于有特别伤身的地方。

  于是齐铁嘴从有记忆开始就有这中药陪伴着,一开始他嫌苦,但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。

  孩童时期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和别人的不同,那时父母长辈健在,他也只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。

  每当爷爷递给他用来缓解中药苦涩的糖果时,那声叹息总是让齐铁嘴感到不安。

“我可怜的孙儿啊……”老爷子算天算地了一辈子,却将这报应落到了后辈身上,“这就是命啊……孙儿,你要记得……”

  齐铁嘴眨巴着他那双圆圆的眼睛认认真真的听。

“以后,如果可以最好不要身许他人,就是有…”老爷子欲言又止,“也一定要找一个真心真意爱你的人。”

  儿时的齐铁嘴并不懂爷爷这番话的用意,只知道努力记住,“可……怎么才能看出来他真的爱我呢?”

“这……”爷爷的手掌落在他头上轻轻揉了揉,“该如何给你形容…就是在你有危险的时候不顾一切去救你,哪怕自己受伤也会把你救出来的人。”

  齐铁嘴圆圆的眼睛再次眨了眨,“爷爷,奶奶说了很多次了让你少看那些市井上胡说八道的书……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爷爷沉默了一会儿,“反正臭小子你记住了以后如果遇到这样的人你就嫁了吧!”

  齐铁嘴觉得爷爷在扯淡,总归他们家人对于扯淡方面都挺擅长的。

  当然,后来这种三流小说中的情节竟然真实打实的发生了,但那就是后话了。

 

  长大后的齐铁嘴了解了自己的性别特征。他齐家算命有三不看,他自己也给自己立了三个规矩。

  身为Omega必须遵守的规矩。

  其一,死都不能让人知道他是个Omega。

  这个简单,反正他就是一个人,再加上有这药,只要每月按时抓药熬药,掩盖味道和抑制发情期都没问题。在别人看来他就是个Beta,就是闻到了味道齐铁嘴也可以装作没闻到。

  其二,要保护好药。

  配方他早就烂熟于心,齐铁嘴不是没动过要把这秘方公布出来的心思,但这很明显违反了的第一条规矩,而且公布后相继而来的麻烦事一定不少,他这人最怕的就是麻烦,所以还是算了。

  其三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绝不要和Alpha有太多的接触。

  最好不要有接触!谁知道那些Alpha会散发出什么味道,一想象有个Alpha在自己身边散发着味道齐铁嘴都起鸡皮疙瘩,那么重的味儿,到处都是真的不会恶心吗?从没接触过Alpha的齐铁嘴有些纳闷。反正以后见了Alpha最好躲着走,就是算命最好都对付两句就让他走。

  三个规矩立好了,齐铁嘴暗自给自己算了一卦,没多看,只是看看他未来要去哪而已。

“长沙……”齐铁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“既然是命就要遵循,最好那里别有那么多Alpha满大街跑……”

 

  来到长沙,齐铁嘴凭着自己的本事在这里站住了脚。

  其实他在经商方面不如九爷,财力家族不及二爷和张大佛爷,手无缚鸡之力的他唯一能有的本事就是脑子,和这张铁嘴。

  就凭这两样,他稳稳地坐在了九门中的第八位。

  说是九门但他们真正凑齐的时候基本上没有过,难得有几次机会但齐铁嘴都借故推了。

  要问为什么,谁愿意和好几个Alpha坐一个屋子里啊!

  他虽然一直装Beta,但他总归不是真的Beta啊!

  尤其是那个张大佛爷,齐铁嘴都不用算,光是听九门里的人说他都能知道那绝对是个强势的Alpha,Alpha中的Alpha。

  就因为这个,他到现在连那个张大佛爷长什么样都不知道。

  因为他一般能躲就远就躲多远,反正一个下三门也和上三门没有太多的生意上往来。

  他唯一的盘口位于长沙城东,说是盘口其实也就是个算命摊子。齐家祖上有祖训,不求富贵荣华,只求温饱。他一个人,平日里算几个卦再加上下面收来的租金就足够花销。

  那一天,齐铁嘴和往常一样坐在摊前。此时正值傍晚,泡的茶都已经凉了,眼看着夕阳西沉,他站起身准备收摊。

  结果刚拿起桌上的扇子,一个人不知道从哪跑来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。

“给我算一卦……”那人穿着一身黑色长衫,说话时微微咬着牙,似乎是在忍耐着什么。

  齐铁嘴还没靠近就先闻到了他身上的烟草味,刚开始他还没在意,但味道中夹杂着一丝血腥味他才反应过来,赶忙用袖子捂住口鼻。

“这位爷,你都这样了还算命啊……”

  那人抬眼看他,冰冷的眼神让齐铁嘴打了个哆嗦,他的额头上已经渗出汗珠,呼吸也开始有些不稳。

“受伤了就赶快去医院,你上我这算命摊来作甚!”齐铁嘴不是不想帮,是一个受伤散发着味道的Alpha他实在是不想多接触,那烟草味道他能少闻就少闻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……”

“我闻见血腥味了!”

  那人自以为掩饰的很好,他只是旧伤的伤口开裂,原本以为穿着黑色长衫不会有人察觉,没想到竟被这个算命的看出来了。他扭头看了眼自己跑来的方向,而齐铁嘴正匆忙收拾着自己的东西,似乎压根不想管他。

“听着!”抬手一把抓住齐铁嘴的衣领将人拉倒面前,“我现在被人追杀,你要帮我,我知道这是你的盘口,你要帮我……”

  说着话那人的手渐渐失了力气,最终倒在了桌子上。

  齐铁嘴一开始被他吓得够呛,但他现在晕了就没那么可怕了。

  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收拾好东西快点溜,但这么个大活人在这趴着让他不管也实在不是齐铁嘴的作风,而且他压在他的罗盘上了。

  无论怎样,先把他挪开是真的……

  刚把人扶起来,齐铁嘴就想起来他谁他还被人追杀的事,这么久了都没人追过来估计是没事吧,难道这个家伙只是随口胡说?

  突然,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这可把齐铁嘴吓坏了,扶着个人不知道该往哪跑。

  耳听脚步声越来越近,齐铁嘴也顾不得许多,这里唯一能躲的地方就是那摊子下面,他撩开桌布就把人塞了进去,可无奈那人身高体长,多多少少还是会露出一些。

  不远处都能看见那些人要过来的身影,齐铁嘴心一横,往自己的算命摊上一坐,让那人倚着自己的腿坐好,盖上桌布后将自己长衫的下摆一甩,这才将那人完完整整的盖住。

  这时那些人也正好追到这里,左右看了看后问稳稳当当坐在那的齐铁嘴。

“算命的!有没有看见一个男的从这跑过去!”

  齐铁嘴扇了扇手中的扇子,“在下没看到什么人,各位是找人吗?不如让在下给你们算一卦?”

  那些人看齐铁嘴一副商人的精明样,白了他一眼懒得理他,几个人又往下个路口跑去。

  直到那些人跑远,齐铁嘴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可没等他这口气彻底放松,就有一双手用力抓住了他的腿。

  齐铁嘴差点被他这下拉倒,赶忙把手伸到桌下去掰他的手。

“你别动!那些人还没走远万一一会儿回来了怎么办!”

  那人掀开遮在他头上的桌布,仰起头看齐铁嘴,齐铁嘴正好也俯身看他,他正倚着自己的腿喘着粗气,刚才还带着些血色的脸色现在已经变得苍白。

“多谢八爷相救……”

“不客气不客气~”齐铁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那人将视线落到他笑时露出的那颗虎牙上,“他们为什么追你啊?”

“有仇罢了。”那人扬起嘴角似乎是笑了一下,“八爷的恩情我张启山不会忘,他日有机会定会回报。”

  说着他要起身离开,但仅仅是撑着桌子站着,他都没有太多力气。

“诶!”齐铁嘴赶忙扶住他,“你的这个伤还是去医院包扎看看比较好,或者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?”

“现在…我还不能回去……”

  那人坚强的很,身上带着伤还准备一步步往前走离开这。

  齐铁嘴觉得今天算是栽了,怎么就忘了给自己算一卦再出门呢。

“算了,我今天好人做到底!”他拿起桌上唯一重要的罗盘揣进随身的袋子里,反正摊不收拾也没人敢碰,总归这是他的盘口。

  那人被齐铁嘴架起一只胳膊时有些惊讶,看了看身边那样貌清秀的人,没想到这从没见过的齐八爷竟是这般温柔的性子。

“回我那,先说好,要是半路上遇上追你的人我可不管你自己先跑了啊!”齐铁嘴觉得那人身上的烟草味淡了些,可能是那人有意克制也有可能是他闻习惯了,“对了,你刚说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张启山。”

“哦,这名字不错,和我们张大佛爷一样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张大佛爷!!!”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大家的感想如何,要是看的人多我就继续,要是没有我就回去继续去啃粮啦~~~

评论 ( 80 )
热度 ( 1597 )

© 永远爬墙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